教师频道

王美玲老师专栏

您的位置:首页 > 教师频道 > 教育、教学反思 > 王美玲老师专栏
老师,抱抱!(王美玲)
作者:王美玲  浏览:417次 时间:2019/1/23 12:35:40

老师,抱抱!

美术组  王美玲

初见安(化名)时,她敞着校服,头发如同动画片里的女主角一样披散着,一副懒散、痞气的模样。那次,小魏老师叫我一起修改艺术展演的参赛作品。见我推门进去,安抬眼轻飘飘一瞥,眼里满是不经意,却又迅速垂下眼帘。我惊觉那眼神里的傲骄和卑怯。

仔细打量她的作品,画面整体感好,用笔老练,造型、构图都很不错,但色彩搭配差强人意,细节处理不到位。再看画面内容,不禁大失所望:作品采用动漫连环画的形式描绘了一个单亲少女自残和离家出走的故事,充斥着满满的负能量,哪里是参加艺术展演的作品呀!我就她的作品问题提出了修改意见和建议,没想到她一个字也听不进去,时不时回一句:“我觉得没必要改,那样看上去不舒服!”“你觉得这样好?!@※…可不是这样画的!”(听说的人名真还没听过,应该是某动画片上的)呛得我和小魏老师面面相觑。后来她就不再说话自顾自地画着。“这个学生也太无礼,太自以为是了!”我暗忖。

事后,小魏老师告诉我,安从小痴迷动漫,喜欢画,但做事拖拉,个性很强,还格外敏感,尤其听不进别人的意见。我暗自庆幸她不是我的学生。

暑假过后,小魏借调外出,课务调整后,安竟出现在了我的课堂里。

新学期第一节课上的遇见让我们两个都有些不自在,我不时打量着安,她则尽量避开我的眼神,但表情还是那么不屑一顾。我知道她最擅长动漫,于是故意炫一下基本功,徒手在黑板上画了一个唯美的动漫女子头像。安一脸讶异,下课后,竟然跑来问我:“老师,你也喜欢动漫?”也许这是她没想到的,我捕捉到了她眼里的欢喜。

安真的好喜欢动漫,美术作业除了完成我布置的,还加练了许多,有临摹的,有原创的;有色彩的,有线造型的,都清一色的动漫。

几节课下来,我发现她在班上几乎没有朋友,早上不去出操,体育课几乎不上,成绩也是倒数。后来听说,安三年级时父母离异,她被判跟随妈妈生活,妈妈对她的学习管得很严。她对父母分开很是无奈,却又无能为力,离开喜欢的爸爸让她缺乏安全感,为此曾经离家出走过,还割过腕。难怪脾气性格古怪,行为举止无礼,可怜的安!

一次偶然的参赛,给了我靠近安的机会。因为时间紧,我准备指定学生参赛。考虑到七、八年级的学生基本功相对弱,加上没有参赛经验,曾经参加过同类比赛的九年级学生出成果的可能性更大。于是,我联系了参加过比赛的九年级同学。遗憾的是有的学生因超龄不能参赛,符合条件的又因父母不同意而弃赛。无奈之时,我想到了安,但她已经九年级,功课很紧,又没参加过比赛,我不知道安会不会答应。没想到,听完我的来意,安随即答应了,表情里写满自信。

那次参赛主题不仅需要学生有巧妙的构思,还需要有较强的人物造型能力,要求可算相当高。我要求安利用出操和午间休息的时间到我办公室来画。但很快,我就领教了她的固执与懒散。

在构思上我想给安一些建议,没等我说完,她就说:“不要!我自己会。”随即,她的想法一个接一个,虽说创意十足,但却总是停留在口头,不能落到画面上。看安每天进出办公室,但成效甚微,我很是着急,不知道她能不能按时完成作品。催促她,她会说:“快了,很快就好!”再提醒,她就急:“我已经很快了,好吧!”我又不能逼着她画,怎么办呢?

这期间,我发现,如果别的参赛学生碰了她的画,都会被她一顿数落;谁动了她的画具,就会被骂得狗血喷头;有谁向她请教,她则得意非凡,倾囊相授。于是,我故意把其他学生的画稿拿给她看,并大大表扬了一番,她先是不屑,后来才着急起来。

第二天,拿着画了一半的画稿问我:“王老师,海报设计是不是像画漫画一样啊?”

我扫了她一眼:“不是培训过了么?你没好好听?”

她嘟哝着:“听了,没听清楚。”

我耐着性子把要求复述了一遍,再次跟她明确了和平海报设计的元素和可能的创意,指出了海报设计与动漫创作的不同之处。

接下来的几天,她卖力地将草稿画了一幅又一幅,虽然中途不断卡壳——不是动作不生动,就是结构不准确;不是纹样画错了,就是主体不突出。凡遇到问题,她就尽力掩盖,或者拼命辩解。我也不强求她按照我的方法来,只是想办法帮她,和她一起到网上找寻资料,有时候简单示范一下。她领悟得很快,慢慢的,我的建议她能接受了,但总是少不了一句:“你真的觉得这样好?”

到了上色阶段,她想画黑白效果,我明白这是因为色彩是她的薄弱环节。于是,我抓住她想要成为动漫画家的心理,强调说只会画黑白作品太局限,不会画彩色成不了真正的动漫画家,并跟她承诺不会调色我帮忙调;不会画的一起想办法。安没再坚持,开始上色彩。

为了方便辅导交流,我加了安的QQ。她偶尔会板绘动漫造型发到空间里,我不时点赞鼓励。看到她发的负能量的文字或图片,我委婉地提醒她学习才是现阶段最重要的事。偶尔,安会放学后留下来画,我就带来零食给她点饥。她则回归小女孩的心思细腻,体贴地关照我要多穿衣服不要感冒了。我打心眼里觉得这孩子变了很多,可随后发生的事情又让我无语了。

创作中,学生用纸普遍为素描纸,而这样的纸不宜上色。最适合的是水彩纸,但扬中没有商店经营,淘宝网购时间又不够。我几经联系从同行那借到了高质量的水彩画纸。当我把纸给安时,她惊喜地连声说:“啊呀!这个正点!太正点了!”除了发给学生画的,余下的纸我都放在办公桌上。但突然间,我发现剩下的一叠水彩纸凭空消失了。我不动声色的观察着,最终发现是她拿了。该怎么办呢?她敏感,自卑,要是直接问的话,我担心会伤她自尊心。于是,我在QQ群里发了则匿名消息:请保管水彩纸的同学明天把纸送到我办公室来。第二天,等我上完课回来,那叠水彩纸已经一张不落地出现了。

不仅如此,不时有学生反映说画笔、颜料被别人乱用了,我知道是安。我还发现她趁我不在办公室,擅自逃课用电脑上网登录了QQ跟网友聊天。我找到安聊了好一会,开始她还无所谓的态度,后来意识到自己做错了,我趁机与她“约法三章”:一、不私自逃课,的确来不及,跟任课老师请过假同意后再来画;二、不随便拿别人的东西,要是缺少绘画工具,跟老师说;三、不私自动用老师的电脑,要是查找资料,告诉老师并征得同意后使用。她答应了。此后,大凡要上网找资料,或者借用什么东西,她总是会给我留张小纸条。

等到作品完成了,安的上色技巧明显进步,作品得到其他参赛学生和老师们的赞美,她得意非凡。我不失时机地夸赞她是外中的“动漫女神”。她赚足了面子,跟我更亲近了。美术课上她自在多了,比原先更专注。有时会自告奋勇地帮课代表拿书交作业。我能感受到来自她的信任和依赖。为了帮她打好绘画基础,我拿了几本素描书送给她,让她有空临摹,她欢天喜地地接受了,抽空画了拿来给我提修改意见。

其间,安的妈妈打来的电话,说安回去总提及我,应该是喜欢我,想跟我私下聊一聊。我由此得知了安更多的情况,也了解到安的妈妈既要工作还要照顾她的生活很是辛苦,孩子的成绩很不理想,这让她备受煎熬,希望我能劝劝孩子进培训班,先把学习搞上去。我答应了,找了个机会和安聊了很久。最终,她去了培训班。

月前的一天晚上,我正在办公室加班,安一头冲了进来,抹着眼泪嚎啕大哭:“王老师,我心里难受死了!我没人能说,只能跟您说。你劝劝我妈吧!”我吓了一跳,连忙起身安慰她。等安平静下来,我才弄明白,原来阶段测试成绩退步了,挨妈妈批评了,她不服气,辩嘴,还推了妈妈一下,妈妈哭着指责她是“白眼狼”。她很委屈,放学后不想去培训班,也不想回家,只想找个人说说话。看着哭成泪人儿的安,我心疼极了,一边抱着轻拍她后背一边安抚她。好不容易让她止住眼泪。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我听安倾诉,帮她分析,直到她想开了。我要送她回家、联系她妈妈来接,都被安拒绝了。很晚了,我把安送到门卫,再三叮嘱门卫要等安的妈妈来接才能放安离开。晚上,我一直不放心。第二天一早,我偷偷去看安,她正在上课,我悬着的一颗心才放下。

有一次候课早了,我刚走进教室,手里的书还没放下,就听到一声:“老师,抱抱——”等我抬起头,安早已张开双臂,一脸的期待。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我很尴尬,随即释然,顺势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看到同学们一脸的惊讶和羡慕,安开心得连走回座位都扭呀扭的。

两个月前,因班级课务调整,我不再教他们班,但她仍不时到办公室来玩,校园里遇到,也是老远就嚷:“老师!抱抱——!”

我用爱给予安以慰藉,让她释怀,助她成长,与安的交集让我明白:师爱能够改变学生,能帮助学生学会理解,学会关爱;感受快乐,体味幸福……

 

 
 

COPYRIGHT 2011 扬中市外国语中学 ALL RIGHTS RESERVED  ENGLISH 站长邮箱:yzflsadmin@163.com
地址:江苏省扬中市三沙公路彩凤桥西侧 电话:0511-88222366 制作维护:耐特网络
苏ICP备11034356号